两高三部:嫌疑人认罪认罚且罪轻没社会危险性的不再逮捕

  • 时间:
  • 浏览:2

  《指导意见》明确,认罪认罚适用于侦查、起诉、审判各个阶段,所有刑事案件都可都上能 能适用。但“可都上能 能”适用还要一律适用,认罪认罚后与否从宽,由司法机关根据案件情况决定。

  今天(24日),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最高人民法院、公安部、国家安删改、司法部召开新闻发布会,一并发布《关于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指导意见》。《指导意见》对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基本原则、我各人权益保障等作出了具体规定。

  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陈国庆介绍,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是修改后刑事诉讼法确立的一项重要制度,是在立法和司法领域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大举措。目的是通过对认罪认罚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依法给予线程上从简不可能 实体上从宽的解决,实现有效惩治犯罪、强化人权司法保障、提升诉讼速度、化解社会矛盾、减少社会对抗、助于社会和谐。

  《指导意见》以刑法、刑事诉讼法的基本原则和宽严相济刑事政策为指导,坚持以难题报告 为导向,对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基本原则、适用范围和条件、从宽幅度、审前线程、量刑建议、审判线程、律师参与、我各人权益保障等作出了具体规定。主要内容包括:

  一是明确了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应当坚持的基本原则。包括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坚持罪责刑相适应、坚持证据裁判、坚持公检法三机关配合制约原则等。

  二是明确了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适用范围和适用条件。认罪认罚适用于侦查、起诉、审判各个阶段,所有刑事案件都可都上能 能适用。但“可都上能 能”适用还要一律适用,认罪认罚后与否从宽,由司法机关根据案件情况决定。

  三是明确了“从宽”的把握。从宽解决既包括实体上从宽处罚,也包括线程上从简解决。“可都上能 能从宽”,是指一般应当从宽,但还要一律从宽,应当区别认罪认罚的不同诉讼阶段、对查明案件事实的价值、罪行严重程度等,综合考量从宽的限度和幅度。

  四是明确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辩护权保障和被害方权益保障。办理认罪认罚案件,应当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获得有效法律帮助,应当听取被害各人其诉讼代理人意见。法律援助机构可都上能 能在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看守所派驻值班律师。值班律师可都上能 能会见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之日起,值班律师可都上能 能查阅案卷材料。

  五是明确了审前线程侦查机关和检察机关的职责。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认罪认罚是其与否具有社会危险性的重要考虑因素。公安机关应当依法履行告知义务,积极开展认罪教育工作。人民检察院应当听取犯罪嫌疑人、辩护人不可能 值班律师对案件解决的意见,加强对侦查阶段认罚自愿性、合法性的审查,确保犯罪嫌疑人在自愿认罪认罚的基础上组阁 具结书。

  六是明确了量刑建议的提出法律辦法 、采纳和调整原则。办理认罪认罚案件,人民检察院一般应当提出选泽刑量刑建议。提出量刑建议前,应当充分听取犯罪嫌疑人、辩护人不可能 值班律师的意见,尽量协商一致。人民法院一般应当采纳人民检察院的量刑建议,经审理认为量刑建议明显不当,不可能 被告人、辩护人对量刑建议提出异议的,人民检察院可都上能 能调整量刑建议。

  七是明确了审判线程的适用。办理认罪认罚案件,人民法院应当对认罪认罚的自愿性、具结书内容的真实性和合法性进行审查核实。人民法院适用速裁线程审理案件,可都上能 能集中开庭,逐案审理;人民检察院可都上能 能指派公诉人集中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在第一审线程中未认罪认罚,在第二审线程中认罪认罚的,二审人民法院应当根据认罪认罚的作用决定与否从宽,选泽从宽幅度时应当与第一审线程认罪认罚有所区别。

  八是规定了未成年人认罪认罚案件的办理。办理未成年人认罪认罚案件,应当听取法定代理人的意见,法定代理人无法到场的,应当听取大慨 成年人的意见。法定代理人、辩护人对未成年人认罪认罚有异议的,不还要组阁 认罪认罚具结书。未成年人认罪认罚案件,不适用速裁线程。

  今年以来,各级检察机关坚持依法从宽,从强制法律辦法 适用、起诉必要性和量刑优惠等多个层次探索从宽形式的雄厚性和层级的差异性,确保实体从宽落到实处。2019年1至9月,认罪认罚案件不起诉解决的占9.1%,免予刑事处罚的占1.3%,判处缓刑的占36.6%,判处管制、单处附加刑的占2.1%,非羁押强制法律辦法 和非监禁刑适用比例进一步提高。